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唐品网 http://cdn.tangpin.me/users/10349/twitter_like_avatar/85e8ce34-ad1e-41b2-8c72-95a1a81e9caa.jpg?imageView2/1/w/75/h/75/format/jpg
写于: 11个月前 分类: 轻时尚

就如同叶锦添在自己即将出版的新书中所说:“静观万花筒般的世间流形,各自上演着生死循环的秘密舞蹈,游于此间,在我面前不断转化的空间里,时间的脉络渐现各自的头绪。”行走在时间中的人,总能洞察先机,知晓自己行走的路径,这其实是执,唯有与时间对抗,才能获得心中的念。我们总说这样的人,有执念,叶锦添就是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叶锦添

永远戴着一顶帽子,穿深色的衣服,叶锦添看起来有些腼腆,然而追溯起自己的少年岁月,他却说:“我从小就是蛮反骨的人。”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《无极》

他从小喜欢西方艺术,因为“西方艺术比较直接,它讲的东西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”。走入电影圈一大半因为徐克。1980年代,叶锦添在香港参加绘画比赛,拿了很多奖,因而被徐克发现。1986年,他被徐克推荐进入吴宇森的《英雄本色》剧组,从此与电影发生联系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《胭脂扣》

关锦鹏的《胭脂扣》让叶锦添彻底着迷,“参与《胭脂扣》让我对电影和时间的关系产生了好奇。因为那部电影,我领悟到,如果把一切细节都做足,我们是可以在电影里重现某一个时间和空间的。”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《夜宴》

从《英雄本色》开始进入电影圈,做了几十部舞台剧,还有电影《卧虎藏龙》《双瞳》等的服装、造型和美术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《风声》

几番机缘后留在大陆,恰逢大陆影视剧的转折时刻,做了《大明宫词》《夜宴》《风声》等;仅从这份履历表来看,会觉得叶锦添总能洞察时机,但实际上,他既是“在争议中长大”,又是“不知不觉走到今天”的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《卧虎藏龙》

在《卧虎藏龙》之前,叶锦添已经凭借和吴兴国、林怀民等人在舞台剧上的合作,在欧洲打出了声响。他很熟悉欧洲的脉络,欧洲也能接受和理解他的表达。《卧虎藏龙》让他的这种能量扩大到了更广阔的领域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《卧虎藏龙》

在那之后,叶锦添提出“新东方主义”,但他说自己并不是刻意在做东方的东西:“我很讨厌主义。提出‘新东方主义’,也有重建的意思,洗牌重来,重新定下来游戏规则。”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汉唐乐府《艳歌行》

“小时候很喜欢西方的东西,到现在还是很喜欢。因为西方比较直接,它讲的东西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;甚至不看,用身体去感受,它的雕塑,每一个都有量感,那个量感会把你吸到里面去。”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叶锦添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《叶锦添:流形》大展。这场展览集合了叶锦添多年来在电影、舞台、装置、影像等多个艺术领域的作品,是叶锦添对自我创作的一次梳理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自由地摄影和自由地绘画,造就了叶锦添后来的创作方法。作品 Lili 也来自他摄影经历中产生的一个构思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这个名叫Lili的人偶,是叶锦添近年最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作品。2007年底,从没做过雕塑的叶锦添完成了雕塑作品“原欲”,一个未成年的少女,站在石头上,眼眶空无一物,近看却是在缓而慢地流着泪。Lili正是这个作品的升级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Lili跟着叶锦添在全世界游走,“我觉得Lili是一个导体,可以通过她到达我想去的地方。”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更多的展览还在筹划之中,在叶锦添的计划里,Lili还将回到北京,走到世界更多地方,用她的方式记录每一个地方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她是被观察的对象,也是观察者,以不变的目光注视着流动的时间和空间。就如同叶锦添在自己即将出版的新书中所说:“静观万花筒般的世间流形,各自上演着生死循环的秘密舞蹈,游于此间,在我面前不断转化的空间里,时间的脉络渐现各自的头绪。”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“那时候,我去全世界拍街上的人,拍所有我感兴趣的东西。我看到这个世界好像是一个消失中的回忆的海洋。”而 Lili 的诞生,则能“像海水一样连接着我们所有的回忆”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Lili 在法国,2016年3月,叶锦添个展“平行”来到这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交火之地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叶锦添说,自己跟每个人合作都希望去找他的从前,“了解他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?为什么喜欢这个颜色不喜欢那个颜色?他为什么害怕某些东西……”这是一种对潜意识的发掘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是去找那个“神”。

叶锦添: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

“每个时代都有一个力量的中心,你接近一个东西,你也要能跳脱那些东西的干扰,艺术家就是干这个事情的。”“我是个奇怪的人,喜欢走难的路。”

0
暂无评论